Metamorfosis。

谎话连篇者唯一的一句真话,奴颜婢膝者最后挺直了腰板,缄口自保者突然仗义执言,曾遭理想背叛的人最终仍选择为理想而死!

《犯了罪的教徒》

第一章:工具的自述
〖每个人都是工具,做一个可以被别人利用的人。甘于被利用,才能利用别人。〗
她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十字路口,慢悠悠的走过热闹的人群,离开了喧嚣的街口。转身进入了一栋普通的公寓。走上楼梯,高跟鞋喀哒喀哒的声音回响在楼梯上,像手指敲打在黑白的钢琴键上。
尹喧在心里默默的数着1.2.3.4......13。她轻轻的啧嘴了一下“13吗?这楼梯数可真不吉利。”
到了二楼,听见了书包被拼命翻动以后物体碰撞的声音和小声但是十分懊恼的嘟囔声。
“FXXK!我这包里都装了点什么啊!我的钥匙又去哪里了!!!!!”Circe(瑟西)站在门口把包包里东西倒了一地,重重的喘着气。扭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刚刚上楼的尹喧。
“Honey~你终于回来了!!”瑟西激动的冲过去张开双手抱住尹喧。
尹喧脸上的表情也从不耐烦转眼间绽现出了笑容。她利落的从包里把钥匙拿了出来,打开了房门。瑟西则在一旁把刚刚因为生气而倒在地上的化妆品和手机还有她包里乱乱七八糟的小东西重新扔回包里。
进屋之后,瑟西大大咧咧的把她的包包扔到了沙发上。回头对着尹喧一个夸张的飞吻“Honey~我去睡觉了!今天快累死我了!”然后转身就走向了房间。
尹喧就那样愣愣的站在那里,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暼了一眼刚刚瑟西进去的房间。郁闷的嘟囔了一句说“我招的这个室友到底行不行啊。天天迷糊成那样,我的不在场证明怎么办啊。不过没关系。今天才刚刚报道,以后有的是时间和那几个小女生慢慢玩。”说着转身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灯。
尹喧是牛津大学医学院的新生。不过啊,这个女生的性格似乎有点极端。身为医生是断断不能有这样的性格的。这样会引发严重医疗的事故。
她用自己的意志评判这善恶,错就要罚,对就要赏。她是个极端的正义者。不过她的对错似乎有点问题,错就是死,对就是晚点儿死。她用自己的方式去惩治恶。
没错。她就是个变态。杀人是能给她带来最大快感的东西。小时候总是听大人说干坏事多了,会上瘾。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谁说坏人不怕死。她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每个周日都会去祈祷。她说,我只是替上帝去惩罚他们,上帝会原谅我的。
她是个最惜命的人。她不相信任何人,她是从小被父母当成工具一样培养的人,去当医生,救死扶伤是她最大的梦想。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嗜血。只是因为永远跪在别人脚边的人。是不是也想让别人跪在脚边感受一下那种痛苦。他们的脸,他们的表情,他们跪在地上求饶的动作都是她的毒品。
她在黑漆漆的房间里,钟表齿轮转动的声音故障似得磕磕哒哒。她一个人坐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风,看着外面的霓虹灯打进来的散光。眼神里只有平静。她一动不动,像是在一尊只是有了呼吸和心跳的雕像。过了一会儿,她起身把那个磕磕哒哒的表取下来,放在了客厅。静静的看着隔壁的房间,听着房间里的人轻轻的鼾声。她转身皱眉回到了房间,顺手就把们反锁了。“这一夜又睡不好了。算啦,她还有用,”
她坐回了床上。又想了她走过的那一条路,那条在四周堆满尸体的路。她猛的回头,有几具尸体有点眼熟,但是她连杀他们的原因都忘记了。她起身,站在窗户边,默默的擦着柳叶刀。自己对自己说“你永远是对的,她们都有罪。”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神里只有不屑和肯定。眼睛又轻轻的看像远方学校的方向,充满期待的勾起嘴角说“明天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