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morfosis。

谎话连篇者唯一的一句真话,奴颜婢膝者最后挺直了腰板,缄口自保者突然仗义执言,曾遭理想背叛的人最终仍选择为理想而死!

总记得有那麽一个人,他脾气很好,话很少。但是无论他说什麽,即便再温柔,听了都像在接圣旨。战战兢兢,生怕惹恼他。
实际他永远不会和我闹脾气。
如果他实在憋了气,会在睡觉的时候把一只手压在我身上,我为了反击,就会把整条腿都搭在他身上,最后你压我我压你,我沈不住气先吼出来,他还表现得特无辜。吃了闷亏,不知如何对付,骑在他身上用头去撞他,他抱住我的头,两个人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
肩上残留的断发,他会替我捡下。
即便在人很多的场合,我也会和他眉来眼去,人家看了都直吼恶心。
他的心很细,会在我摔跤的时候挽住我的手,将我抱紧。
他会变成小孩子来讨好我,为我做饭弄得满手是伤。
他会在我生气时递小纸条来找我和好。
他喜欢与我紧扣著十指,额头相触。
总是记得有那麽一个人,他在伤心哭泣的时候,我会难受到连看都不敢再看下去。
我记得他的笑,却不记得他的脸。
现在突然很想问问他,是否和以前一样幸福。
曾听人说,回忆是一座桥,却是通向寂寞的牢。
很想告诉他,千万千万不要像路西法那样,不然我会难受。
——《天神右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