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morfosis。

谎话连篇者唯一的一句真话,奴颜婢膝者最后挺直了腰板,缄口自保者突然仗义执言,曾遭理想背叛的人最终仍选择为理想而死!

伊墨就这样睡着了。
他怀中骨头是散的,在他睡着后的一个转侧间,又被扰乱,肋骨与臂骨跑到了一处,颅骨也歪了,从玉枕上滑落下来。伊墨醒过来,恰好扶住,便抱进了怀里。
亦低声喃喃:“沈清轩。”看你,睡觉都不安分。
——《遇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