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morfosis。

谎话连篇者唯一的一句真话,奴颜婢膝者最后挺直了腰板,缄口自保者突然仗义执言,曾遭理想背叛的人最终仍选择为理想而死!

我们放学以后。
你送我回家。
我们一起走。走着走着。
我走的比较慢。
你忽然转身对我说:
牵着手可以吗?
那种害羞的模样。

评论